网站首页 >> 许氏文苑 >> 详细内容

清晨的青城

[日期:2012-05-05]   来源:许由与许氏网-研究许氏文化 促进社会发展  作者:许由与许氏网-研究许氏文化 促进社会发展   阅读:1811次[字体: ]

    2011臺灣法政專業青年學生夏令營」旅程感懷
台湾  許家宜

  「昔巷」是間回溯童趣的餐廳;一班好友攤懶在墨綠色的課桌椅,驚喜黑板上的五色塗鴉,啜飲著古早味的杏仁豆奶。千言萬語跳蹦出童心的稚土,同樂會也就鳴鑼擊鼓開始。此時,話題緩緩浮現在清晨的「青城」……

  「青城」,顧名思義—青色的城市,是內蒙古自治區的首府「呼和浩特」的漢語意涵。蒙古人將藍色和綠色合稱為「青」,對我來說,只要是藍穹綠野之地,點綴著散落於河邊的蒙古包,就是我的青城。

  我參加中國法學會主辦的「2011臺灣法政專業青年學生夏令營」,主辦單位的目的,是要帶領台灣學子同時體驗、比較首都北京的繁華霸氣與內蒙主要城市的塞外風情。當然,除了旅行遊歷之外,北京法院的參訪及與內蒙古大學法律系學生的交流,更是此行的重點所在。

  然而,要來趟呼和浩特並不容易,除了交通上的曲折,還加上水土不服的折磨。台灣學生分別從高雄、桃園搭機來北京會合。來到北京城,我們見識了大國首都的今與昔—故宮、鳥巢、水立方。可是在亮麗的背後,臺灣學子們不免開始比較起大陸與台灣的衛生條件之差異。到了故宮,我就懷念起在台灣排隊井然有序的洗手間,並且存有保持潔淨習性的優越感。即使來到了金山嶺長城,也長嘆城龍之雄偉,卻缺如廁之便啊!

  長城之長,可說是一尾歷盡滄桑的巨龍。回顧歷史,固守邊疆的士兵要捍衛國土,還要終年肩負修築長城的重任。因而,母親與兒子分離,丈夫與妻子分離,就是生與死的永別。萬里長城啊,你是母親和人妻的淚衣袖!      

  次日,我們參訪了「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」,這是個十分難得的機會,由三名高階法官向我們介紹大陸法院的實際運作情形。從中得知,大陸的訴訟程序是採區級、中級人民法院,為「二級二審」的審級制度,最高人民法院則是為特殊重大案件所設置的終審法院。而在台灣,除了行政訴訟及其他輕微案件為「二級二審」之外,一般案件原則上為「三級三審」,地方、高等法院為事實審,最高法院則為法律審。

  兩岸在製作筆錄的方式上也有差異。大陸的法庭雖然有做電子筆錄的設備,但是當事人無法當場立即看到筆錄的內容,必須於庭訊後,要在筆錄上簽名時,才能審視筆錄內容,如要改正,須經法官的許可,由書記官作修正。在台灣,法庭及偵查庭現場皆有作電子筆錄的設備,當事人可隨時提出對筆錄內容的意見,由書記官立即修正。作筆錄方式的差異,顯現台灣司法人權發展的進步,有待大陸方面的加強。

  目前世界各國有相同的情況,即法院審判受到社會輿論的影響越來越明顯。當然,法官面對各方意見要有超然的高度,我深切期望,兩岸的司法改革都能邁向具公信力的康莊前景。

  且說我們的青城之旅,當大夥兒手握「北京西」往「呼和浩特」的車票時,眼前是如金山嶺長城一樣長的排隊人龍。上「動車」的行動之艱鉅可想而知;唯當咱們在車廂內落定自己的臥鋪時,一股莫名的幸福與舒坦立即湧上了心頭。

  此次一路隨團同行的中國法學會幹部鍾家晨先生,可以說是我們的大家長,我們尊稱他為「鍾老師」。佐著「孔乙己餐廳」的回香豆,他給大家講述自身年輕時的難忘經歷。聽了鍾先生的精彩往事,只能說是意氣的奔發,時代的洪流,反觀我們二十有幾的青年人,還僅僅是安逸的小蘿蔔頭呢!

  長夜伴隨著漆恰、漆恰的「動車」輪轉聲,我盼著天光微暈,撥掀那朦朧的睡意。「青城」終於在清晨七點左右抵達。待在內蒙古期間,很幸運有蒙古法學會的安排,與學會何岩副秘書長的千金何佳桐及其表妹,兩位優秀的小姑娘相伴。許多對元朝歷史與內蒙風俗的漫天疑惑,可親耳從當地人的角度聽到解答。

  這次北京、內蒙古之行,我們參觀了當地的國家級博物館。來到內蒙古博物館,館內不僅陳設歷史文物,還展出了當地考古的自然標本。文化與科學兼容並蓄,讓台灣學子們大嘆驚奇。而北京故宮述說的是正史與野史的宮廷故事。離開北京之後,沒有了古代性情古怪的太監,也沒有了舊時後宮佳麗的三千個淒涼故事,我心理上似乎少了一種宮廷文化的壓抑與束縛。

  一望無際的希拉穆仁大草原,果真是台灣「驕」子們所期待的。我們一下大巴士,蒙古族的一對年輕男女立即奉上迎賓酒,並將潔白的哈達套在每一位客人的頸子上,儀節極為隆重。

  我和姊姊聚集了四、五個人乘著馬車,遊歷希拉穆仁大草原。我直覺地選擇了一位面容和善的中年師傅為我們趕車。一問之下才知,這位師傅姓辛,也是漢人,聽他的談吐,讓人感到極有修養且通馬性。趕車前,辛師傅擔心我們不了解草原多變的氣候不慎著涼,於是拿出事先預備的長衫給我們穿上,還不計成本地遞給我們兩瓶水喝。他告訴我們,其實拉車的是隻年輕的騾,不是馬,是他的「好朋友」。辛師傅不讓他的好朋友過度勞累,在上坡的路段甚至自己下來推車,也不讓乘客受委屈,這是騾車師傅的敬業精神。我們感受到他的善良,開始聊起他的家庭。

  辛師傅住在希拉穆仁大草原另一頭,受僱於這群車隊,騾車的師傅彼此間像親人一般,也有長幼倫理。比如,他就稱前頭的蒙古族師傅為「哥」,只因那師傅長他幾歲。辛師傅有位十分爭氣的兒子,考上西安交通大學,是全國的重點大學之一。他的家訓傳自於年邁的祖母,「作個實在、有用的人」。此話在我的心中激盪。短短八個字,像是給小學生的勉語,卻是一個家族的家訓,培育出一位孝順懂事的知識青年。我真心地佩服辛師傅這個家!

  我們坐著騾車去了三個定點:喝馬奶酒、敖包許願、放逐草原。「敖包」是蒙古人祭天祈願的地方,只要一面繞走敖包三圈,一面默唸著願望,願望就會實現。我靜默地繞步敖包,我的心胸被大地撐得很寬廣,許下了宏願,祈望兩岸的未來能藉由多元的交流而和平發展。後來我們被放逐在大草原上,擁抱著輕溜的風。我像是一顆沙粒,頭頂是一片天,無論被吹向何處,總在蒼穹的庇護下悠遊其間。後來聽說師傅家中老母生了重病,下車結束行程,我們決定多給他一天的工資,讓他回家時買些補品孝敬媽媽。

  蒙古文化是否能與草原文化劃上等號?我思索著這個問題。站在草原的高處,我能體會草原帶給其上的人民寬闊的心、謙讓的情,剛勇的性格和組織分明的社會。這是千古留下的生活型態,也是自然形成的律法雛形。

  隔日,又是一際晴空的早晨,踏在緩坡上,正好是省思這次旅程的好時機。這次「法政青年夏令營」的台灣團員,沒有嚴肅看待此次學術交流,而是把它當作是觀光旅遊團一般聯誼嬉鬧。連一般野地旅行的心理及生理準備都不夠到位,失去了許多深入文化和人際互動的機會。無奈的是,有些人忽略了主辦單位中國法學會的用心,還抱怨旅途的不便,缺乏法律人在群體中應有的自律約束。

  雖然如此,台灣學生也有可愛的一面。在內蒙古大學法律系學生的歡送會上,我們獻上三齣極具台灣特色的表演項目。一是男女生們對唱閩南語情歌;其次為帶動兩岸青年跳台灣原住民舞蹈;最後是以一首「萍聚」道別。其中,原住民歌舞那一段最為精彩,遊團中一位賽德克族的原住民公主以歌聲帶領大家交叉牽手,腳踏整齊的輕快步伐,用手拍打著節奏,最後全體簇擁向前,在歡呼聲中結束。道別不帶半點哀傷,留下的是初次交流的美好回憶。

  我們啟程去鄂爾多斯,在導遊口中,那是一個極為富裕,且正積極發展的新興都市。它像個性格比較衝動的年輕人,是各方豪傑前來撈金的處女地。

  在大巴上,我與佳桐的父親--金先生攀談。他是位回教徒,我問了他一個「雞生蛋,蛋生雞」的問題:「是先有回民,還是先有回教?」金先生反問我:「是先有民族,還是先有宗教?」我略加思索,回答:「如果用民族學的觀點,是先有回民;如果是從宗教學的觀點來說,那可就說不準了!」回民分布在中國大陸的西北地區,是台灣人較不瞭解的族群和區域。與金先生對話之後,我覺得跟他有了族群包容的共識。

  這趟旅途悄悄進入尾聲,坐在北京首都機場的國航候機室,我腦中依然是一片紫茵的草原,徐風吹拂著令人感動的回憶,從心、從手、到腳都透支了。可是我仍有許多疑問,留著下次造訪大陸時再找答案。雙手撫按著佳桐送我的那本書--「成吉思汗」的封皮。心中有些感觸:

  當我最初見到「成吉思汗」這四個字的時候,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。

    「成」是成功的成嗎?

    「吉」是吉祥的吉嗎?

    「思」是思念的思嗎?

    「汗」是汗血的汗嗎?

  元太祖成吉思汗顛簸的人生歷程,消滅異族,他成功了嗎?他自小父親「也速該」遭陷害而死,這是吉祥的預兆嗎?當成吉思汗披掛上陣時,如何克服對妻子「孛兒帖」的思念?為了蒙古族,他辛苦的汗血有沒有白流呢?

  眼見候機室的玻璃窗外,停靠著我們即將登上的班機,它從台北飛來,帶著未知與期待;現在它又將從北京載回關心兩岸司法文明推進的使命感。我回味著似近乎遠的呼和浩特--「青城」,你清晨萌昇的太陽,帶給台灣學子們悠遠清晰的曙光,照耀著「敖包」前衷心許下的願望!

(作者許家宜為律師助理) 00886-910-239-366
 

相关评论
联系我们
地址:中国 河南省登封市中岳大街183号 邮编:452470
电话:0086-371-62851985 018539296599 013523071966
E-mail:xushi5@163.com 13523071966@163.com 2083728997@qq.com 网址:http://www.xushi.org